全国免费热线: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
醉驾撞死送奶工案开庭:车祸前十多个小时发生了什么

发布时间:2019/05/02

&首页nbsp   文三西路醉驾撞死送奶工案昨开庭,肇事女司机被诉交通肇事罪,同行男车主被诉危险驾驶罪

    车祸前十多个小时,发生了什么

    晚饭喝酒,回KTV再喝,宵夜还是喝,一路醉驾去逛夜西湖……

    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西法 西检

    2018年12月26日凌晨,迎来了当年年底的最后一波冷空气。凌晨4点不到,杭州城西文三西路,一个骑着电动三轮车艰辛讨生活的送奶女工,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奔驰车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当场身亡,轿车司机系醉驾。

    送奶工汪大姐每天凌晨两点起床,一天打三份工,送奶是她一天中最早的一份工作,一般要送到早上7点多,而事发当天大姐要送的牛奶才送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对于肇事的年轻人来说,他们的这场不负责任的“狂欢”始于事发前十多个小时。

    在这十多个小时里,他们喝酒、吃饭、KTV、夜宵、醉驾、到了家门口又临时决定再去逛逛夜西湖。

    车祸发生时,在限时速60公里的文三西路上,他们的奔驰车时速113公里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9点半,杭州市西湖区____开庭审理文三西路醉驾撞死送奶工一案。庭上曝光的案件细节听___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被告有两人:一人是之前被广泛报道的女司机朱某,25岁,被起诉罪名是“交通肇事”;还有一个是车主徐某,31岁,被起诉罪名是“危险驾驶”。

    两人是朋友。

    事发前一天傍晚

    男车主开着新买的奔驰赴约

    站在被告席上的肇事女司机朱某身材瘦小,短发,是城西某KTV的服务员。男车主徐某瘦高,看起来挺帅,是某房产中介的店长。

    整个庭审过程中,朱某一直在哭,哭得很小声,回答问题也很小声。

    两人对事实都表示没有疑义,都认罪。

    在那夺命撞击发生之前,在他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据庭审还原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    慌乱的朱某站在寒风里打120,很快警车和救护车差不多同时抵达。

    事后,朱某的血液检测乙醇含量为187.8mg/100ml,徐某的血液检测乙醇含量为214mg/100ml。

    又据鉴定,事发时,限时速60公里的文三西路,肇事奔驰时速达到113公里。

    事故不过一瞬间

    漠视规则的狂欢酿成悲剧

    事发距今不足半年,在那十多小时狂欢之后,三个家庭饱尝痛苦。庭审中,朱某哭了好几回。

    在庭上,辩护人说,朱某家境其实很差,父亲早逝,她是长女,还有弟妹,她早早出来打工帮母亲一起扛起家庭重担。事发后她赔了10万元,是这个家庭东拼西凑倾其所有了,现在朱某的家也已经风雨飘摇了。

    徐某其实也不富裕,他是某房产中介的店长,据说此前工作努力,还是金牌店长。他独自抚养一个4岁的女儿,上头还有父母。这辆奔驰是他贷款购买。事发后,他先付了10万元丧葬费,后来又筹措了37万元交给汪大姐的家属。

    两被告的辩护人都希望法庭念在被告都还年轻,都是初犯、偶犯,希望能够从轻判,好让他们早点回去工作,“他们都有通过工作赚钱继续给予被害人家庭补偿的愿望”。

    公诉人说,事故不过一瞬间,结果有可能是两人身陷囹圄,三个家庭悲剧。汪大姐留下的两个儿子没有生活自理能力,目前已被社会机构收留。

    一群年轻人毫无节制漠视规则的寻欢,代价太大了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11点05分,法庭宣布休庭,择日宣判。

    2018年12月25日17:00,朱某的小姐妹从外地来杭找她玩,约在城西某餐馆吃饭,徐某受邀开着新买的车欣然赴约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每人两瓶啤酒,后来老板又拿来一瓶,三人分掉。三个没有尽兴的年轻人决定去朱某工作的KTV继续嗨。

    2018年12月25日20:30,三人来到KTV,朱某的女同事也来了。四个人唱歌喝酒,做游戏。除了啤酒,朱某的女同事还叫了洋酒。

    2018年12月26日2:00,四人又跑回吃晚饭的餐馆开始宵夜。

    在庭上,公诉人问:“从KTV出来是车主徐某开的车,当时怎么不是朱某开车?”朱某回答,她喝得太醉了,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宵夜时,朱某又喝了半瓶啤酒。“KTV出来你都已经喝到断片,夜宵后出来怎么变成你开了?”公诉人问。

    2018年12月26日3点多,宵夜结束,四人走向奔驰车,徐某按了按车钥匙,坐进驾驶室的却是朱某。

    (庭审中,辩护人提到证人证言指出,当时有小姐妹提议过要不要叫代驾,但是朱某很想试试新车。)

    驾驶座上的朱某问:“你的车怎么操作啊?”徐某教了她。

    奔驰从浙商财富中心驶出,一路往莲花街开,到了荷花苑小区门口,那正是朱某租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狂欢就此结束,悲剧还不至于发生。

    但在荷花苑门口,奔驰车稍作停留,朱某没有回家,而是让徐某帮她调整座椅,让她坐得更舒服。

    然后年轻人说要去逛夜西湖,这一回,朱某猛踩油门。

    2018年12月26日3:47,后座的徐某已经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    (据庭审出示的行车记录仪)

    车辆里的女声:“你的车就这么交给她开了?”

    又有女声:“你开慢点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又有女声:“反正没车牌又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2018年12月26日3:52,悲剧发生,汪大姐被撞。

    (据路面监控)

    昏黄的路灯下,一辆黑色车辆亮着大灯疾驰而来,和三轮车相撞,然后白色液体四下飞溅。

    送奶工汪大姐被撞飞了出去,继而又被对向车辆撞击、碾压。

    被告朱某在庭上描述:“我们赶紧停车,下去看,车头撞坏了,地上有很多碎渣渣,车前却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朱某和徐某又颤颤巍巍往回走,地面上散落着各种零件,那里还躺了一个人……